睡眠。

昨夜凌晨五点才入睡,又哭又笑,两端的情绪真是癫狂。再一次印证我的快乐有额度限制这个事实,透支的结果自然是悲伤的。

很多事都想忘记,或者干脆不去计较,对待世界还是一样温柔,只是心底越发苍凉。

忘了从哪儿看到这句话的,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写在了微信的签名上。{生而不忧,死而不怖,天下炽热,此心独凉}。实在太过应景。

梦境总是凶险,荒诞却更现实。有几次在梦中失声痛哭,醒来后泪果真湿了眼眶。我很清楚压抑的源头,只是由不得去自由,也许死亡才能终止。

过午不食,早晚两贴面膜,希望可以瘦一点。依然晚睡,微不足道的补救,但做了总比不做要好。

如果可以沉沉睡去,不必醒来,这大概就是现在我最想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