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牙记(一)

“哎?这是颗乳牙啊。”

听到医生的惊呼,年近三十岁的我更加的惊奇和意外。原本以为它只是发育不良,却不曾想它是从小跟随从未脱离。

有那么一瞬间,竟然是开心的。年纪越大越感到时光飞快,昨日印证纷纷逝去。衣服、书籍、日记、信件、照片,有意无意,所剩无几。这一颗乳牙,却是从幼年便一直紧紧跟随在身边的。于是我再在镜子里面观察它的时候,甚至多了些许怜爱。

它终将脱离我的身体,我想认真的保存好它。

医生开出两个诊疗方案,一是保留它,拔除新近生长出的牙齿。二是拔除它,把替换的牙齿慢慢拉低矫正。

虎牙的牙根是所有牙齿中最长的。因为这颗小乳牙,新的虎牙被迫长在了它的上面,牙根更是接近神经,所以换过门诊之后,确定选择了第二种诊疗方案。虽然它耗时较长,约为两年。但可以顺便把整口牙齿矫齐,倒也是值得坚持和等待的。

牙齿是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开始变得不再整齐了,具体原因大概如母亲所说,喜欢咬衣服领口的拉链,喜欢咬笔头,总之都是些“锻炼牙齿”的行为。我的喜欢还真是独特。于是一颗小门牙变得有些外突,曾经开玩笑说它正准备起步走,一二一。

没有人在意过它的模样,包括自己,所以未成年之前也没有想过要去矫正。直到现在。如果不是新的虎牙不堪寂寞,我大概此生都不会管它了。

牙齿不太整齐的后果就是平时不能清理干净,随着年纪变化,牙病便开始显现。所以一切程序开始之前,要先治疗牙周。

预约的那天上午,我躺在手术室的病床上,张大着嘴巴,看医生拿着两个奇怪的柱形器械塞进去。感到它们正在打磨牙齿,耳边传来的如同施工现场般的噪音。另一个医生把一根管子伸到我嘴里,为的是吸出水分。有两次险些呛到水。整个过程持续一个半小时,此间除了几次漱口,没有停歇。

感觉时间过得很快,医生却笑着说我坚强。疼痛感当然有,不过是可以把眼泪忍在眼睛里的程度。这才仅仅是半口。

虽说已经过去了两日,想到明天又要继续这样一两个小时,多少有些抗拒。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。

在此把治疗牙齿的经过记录下来。权当留下纪念。

医牙记(一)》有1个想法

  1. 才看到,最害怕磨牙,嗡嗡的响声震得整个身体都跟着颤抖,最要命的是,时不时还会引起神经突然的那一下酸痛。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