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样。

一个月前就在想象着要如何度过今日,想着要留下一些可以深刻至终老的纪念。

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一套画风干净的黑白映像,或者一个能够几世流传的物什。

直到昨晚,内心忽如醍醐灌顶般的明白,这一天,不过仍是一个与寻常无异的日子罢了。二十四个小时,昼夜清明,不会为谁多出一分,也不会因谁停顿一秒。

相较之下天气倒是好的出奇,明明预报说有两天的大雨,此刻窗外却树影斑驳,安宁祥和。

清晨时分做一个梦,刺青姑娘在我的左手背及手腕,刺下鲜红的图案,藤蔓与花朵的纠缠,不觉疼痛,反倒欢愉,看上去真是美丽。

近几日工作陡然增多,一切想象中的计划都如期搁浅。免疫力降低,嗓子好了又疼,感冒时断时续。

吃完便利店买的早餐,面对电脑屏幕却突然变得懵懂和空洞起来。好像二十岁,十岁,茫然无知的时候。村上春树说人是一瞬间变老的。那会不会也有一瞬间,返璞归真,如同死亡前的回光返照。我分外珍惜这种状态,尽管它有些无措,但是它让周边的世界都变得十分柔和,有让人拥抱的欲望,有选择的余地,有似乎永远都不会被磨灭的希望。也是这一瞬间,眼泪落下来。因为似乎领悟到,它其实是一种告别。

这个月没有完整的看完一本书。有几本都是草草看了开头,便难再翻下去。上下班包里的书类似一种摆设,只是反复拿出收回,也渐渐被磨损。唯一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随手翻到的文字都过分贴合情景,一首小诗、几句短语,甚或一个段落,于是会把它们记录在本子上。

似乎从今开始,才是与众不同。而实际上,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