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。

一。

医院,乘电梯直达九层,脑神经内科。前台及走廊空无一人,没有灯光,大概是白天,所以整个场景并不太过昏暗。走进一间病房,墙壁分隔崭新两色,上方雪白,下方浅青。三张病床靠墙均匀摆放,白色床单及被子亦十分整洁。尽管病房门对面是落地玻璃门窗的阳台,依然感受不到日光。一位老者站在第二张病床的床尾,背[……]

Read more

交换。

不知道是第几次梦到丢了咪先生。

梦中回到少时旧居,有姥姥和弟弟妹妹们,热闹非常。四周是正在新建的楼盘以及拆迁遗留的废墟。与孩子们在仓库的屋顶上玩耍,十分欢喜。他们找到我,言说要把新居卖掉,换为旧居另一单元,无奈中做了选择,却发现那一处住宅只是两间空屋的拼凑,没有布局格调,甚至还有他人居住,另一[……]

Read more

恶梦。

频频被恶梦惊醒。有时夜半,有时清晨。

今天的恶梦是被一只黑色似类狗却长有三条尾巴的怪物追赶,从小时候生活过的老街一直追到姑姑旧居。现实中那里也仅仅是幼时去过两三次,而且拥有不好的回忆。怪物飞檐走壁,却总隔我一段距离,致使有逃跑的机会。终于关上房门,透过窗看着它。它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巷子口,身旁笼[……]

Read more

生活在别处。

一夜间做了三个梦。再也无心睡眠。囚禁在十二楼的电梯中下坠。电视上播出前不久发生的几起电梯事故,刚巧又重读了安妮笔下的一场电梯事件,无端端在梦里变成了灾难主角。视频里的血腥场面被马赛克处理,但我依然能够想象得到。只是电视转台时的匆匆一撇,却出现身临其境的恐惧感。向来是害怕独自乘电梯,在幽闭狭小的空间里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