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样。

一个月前就在想象着要如何度过今日,想着要留下一些可以深刻至终老的纪念。

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一套画风干净的黑白映像,或者一个能够几世流传的物什。

直到昨晚,内心忽如醍醐灌顶般的明白,这一天,不过仍是一个与寻常无异的日子罢了。二十四个小时,昼夜清明,不会为谁多出一分,也不会因谁停顿一秒。[……]

Read more

生活在何处。

此刻耳边回响的是客厅电视机播放的轰隆广告声,沙发上老人用Ipad看电影的嘈杂环境对白声,房间里风扇的呼啸声,婆婆频繁嘘寒问暖的南昌普通话,以及某人受伤后拖着腿脚走动而发出与地面的摩擦声。

没有食欲吃晚饭。无论有多乏味,他们在吃饭时总是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。对于一个家庭主妇来讲,恐怕做饭及饭菜被夸[……]

Read more

被云覆盖的月。

最近嗜睡严重。上午有时到十一点半左右,仍旧希望能够继续睡眠。午饭过后更是困倦,若是入睡便能持续到下午五点之后。精神萎靡,头脑昏沉。睡不安稳,梦境紊乱,但仿佛身体需要沉睡,自醒困难。感觉脖颈跟枕头之间有压迫感,即便睡满整日,也不能得到充分的舒适休息。

对谈几次之后没有任何改观,至少在目前的认知里[……]

Read more

欲辩已忘言。

确实是一段极为贴近生活贴近淳朴贴近自己的日子。安静,沉稳,怡悦,宽慰。而人生在世,所谓生活无非也就是这个样子。向往中的静然模样,有过便已足够。哪怕未知里仍旧彷徨,恐惧,失望,寂寞,错落交织。

平日里烧水煮茶,手洗简单衣物,研究食谱准备食材。戴着耳机收听有声读物,睡前看一章枕边书,用红色签字笔勾[……]

Read more

或者我们永远都不要相见。

【或者让我一生都拥有着你,或者我们永远都不要相见。】

这是《暖暖》里面城对暖暖说的一句话。

今天突然想念她,还有她的城。于是又把十年前买的一本书翻出来,径自打开暖暖的章节。

在宿舍的时候,有同学来推销书籍。一个旧的大书包,里面摞着各种盗版书,非常廉价。她把书胡乱的摆在桌子上,让我们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