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。

昨夜突感无所事事,想起之前抄写一小篇幅的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,于是执笔续写。抄写前期时有走神,思绪跳跃混乱。为婆罗门女大义心疼感慨之时,也为自己于某些事物的态度抉择懊悔。直至一段时间之后才逐渐平复,不敢说心无杂念,至少也无太多挂碍,得此短暂安宁。

今早醒来翻看微博,得知今日是藏历4月21[……]

Read more

生活在别处。

一夜间做了三个梦。再也无心睡眠。囚禁在十二楼的电梯中下坠。电视上播出前不久发生的几起电梯事故,刚巧又重读了安妮笔下的一场电梯事件,无端端在梦里变成了灾难主角。视频里的血腥场面被马赛克处理,但我依然能够想象得到。只是电视转台时的匆匆一撇,却出现身临其境的恐惧感。向来是害怕独自乘电梯,在幽闭狭小的空间里[……]

Read more

我失败的人生是一座孤岛。

如同一个平衡的悖论,一面,是破罐破摔式的得过且过,放纵拖沓。另一面,是只争朝夕的知足顽强。形成一种理所应当的冷静节奏,在没有经营和计划的生活之中,领受事物无常的本质。

……

离开歧照,我的生活如何延续,我不知晓。手机里没有可以倾诉衷情的电话号码,城市里没有可以登门拜访的门牌号。我失败的人生是一座孤岛。

————-《春宴》第十二章。

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