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云覆盖的月。

最近嗜睡严重。上午有时到十一点半左右,仍旧希望能够继续睡眠。午饭过后更是困倦,若是入睡便能持续到下午五点之后。精神萎靡,头脑昏沉。睡不安稳,梦境紊乱,但仿佛身体需要沉睡,自醒困难。感觉脖颈跟枕头之间有压迫感,即便睡满整日,也不能得到充分的舒适休息。

对谈几次之后没有任何改观,至少在目前的认知里[……]

Read more

七点十七分,早安。

凌晨五点三十分,被两只猫的打闹声吵醒。

也好,梦境里正是恐怖恶心的画面。一堆粘稠而又不停分裂的触手,像成群的章鱼被强行挤压在 一起,正进行挣脱。

辗转到六点十五分,两只猫终于各自领地分明,打起盹来。

清醒至六点四十六分,静静聆听窗外树稍麻雀叫声,对面人家的公鸡打鸣。伴随某人均匀的呼[……]

Read more

朝颜,一场相遇。

她再次遇见他。在拥挤熙攘的商场中。

她看到他身旁的女子,纤瘦清白,长发披肩,着红色紧身低胸小礼服,深咖啡色丝袜,高档镶钻细高跟凉鞋,手里挎着价值不菲的名牌香包,线条唯美,步调优雅,笑容轻柔妩媚。他的手臂展扩自然低垂至女子腰间,并未贴近,这是保护的姿势。

人潮汹涌,年轻女孩们快速走过时的嬉[……]

Read more

欲辩已忘言。

确实是一段极为贴近生活贴近淳朴贴近自己的日子。安静,沉稳,怡悦,宽慰。而人生在世,所谓生活无非也就是这个样子。向往中的静然模样,有过便已足够。哪怕未知里仍旧彷徨,恐惧,失望,寂寞,错落交织。

平日里烧水煮茶,手洗简单衣物,研究食谱准备食材。戴着耳机收听有声读物,睡前看一章枕边书,用红色签字笔勾[……]

Read more

一只小蜗牛。

中午洗菜的时候发现这个小家伙,被几片油菜叶子包裹着。

栖身叶子四周被啃了好几个小洞。

真是好多年没有如此近距离见过这么贴近土壤气息的小生物了。倍感亲切。

这小家伙倒也不怕生,尽情吃喝,末了还在微卷成筒状的叶子边缘休息,身体蜷缩进壳里再没动作。

把它连同它的叶子装进袋子里,放归自然。

一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