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眠。

昨夜凌晨五点才入睡,又哭又笑,两端的情绪真是癫狂。再一次印证我的快乐有额度限制这个事实,透支的结果自然是悲伤的。

很多事都想忘记,或者干脆不去计较,对待世界还是一样温柔,只是心底越发苍凉。

忘了从哪儿看到这句话的,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写在了微信的签名上。{生而不忧,死而不怖,天下炽热,此心[……]

Read more

圣诞。

在网上买了几棵圣诞树,做为圣诞礼物送给小侄女和小侄子,不知道他们喜不喜欢,倒是自己十分欢喜。留了一棵大的放在客厅,一棵小的放在书房桌上。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一棵圣诞树的,虽说圣诞是外国人的节日,却因为有圣诞老人、愿望、姜饼、槲寄生而感觉到童话般的美好与浪漫。尤其是亲手装扮圣诞树的时刻,似[……]

Read more

交换。

不知道是第几次梦到丢了咪先生。

梦中回到少时旧居,有姥姥和弟弟妹妹们,热闹非常。四周是正在新建的楼盘以及拆迁遗留的废墟。与孩子们在仓库的屋顶上玩耍,十分欢喜。他们找到我,言说要把新居卖掉,换为旧居另一单元,无奈中做了选择,却发现那一处住宅只是两间空屋的拼凑,没有布局格调,甚至还有他人居住,另一[……]

Read more

感冒。

感冒。嗓子疼的不能说话,全身绵软,喝了药,断断续续睡了一整天,此刻略有好转。只是鼻涕依旧流个不停,头也昏沉。

惜命,是上一次输液治疗之后联想到的两个字。自姥爷去世之后,自己很难再去坚持,对于轻微病症,疼痛,都惶惶不可终日。或许并不是恐惧死亡,而是恐惧死亡之后旁人需要承受的巨大哀伤。所以,在父母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