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样。

一个月前就在想象着要如何度过今日,想着要留下一些可以深刻至终老的纪念。

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一套画风干净的黑白映像,或者一个能够几世流传的物什。

直到昨晚,内心忽如醍醐灌顶般的明白,这一天,不过仍是一个与寻常无异的日子罢了。二十四个小时,昼夜清明,不会为谁多出一分,也不会因谁停顿一秒。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