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10日记。

这个季节的南昌,阴雨绵绵,若身体不活动起来,便觉无限寒冷。好似正被缓缓侵湿的单薄纸巾,风吹不散,日晒不干,用力却怕它就这样粉碎掉。

找到一个符合基准的房子,在下着雨的天里,看第一眼就觉得住在这里好了。普通两居,还算干净,重要的是有足够大的厨房和玻璃阳台。我希望能够多些阳光,最好能照进心里来。[……]

Read more

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?

一开始我并不理解《涡虫》所想要表达的东西。我甚至觉得它很繁琐,几个没有结局的故事,现实中生活着的各色男女,患病、离异、情人、失业、生活窘迫、居无定所等等,无时不刻不让人感到生活的压抑,丝毫不鼓动人心。直到看到最后的篇章《有爱的明天》,感受寿美江随心所欲面对生活的方式,才幡然醒悟。原来,生活,真的不需[……]

Read more

被定格的时光Ⅰ

闲来无事,整理电脑里的照片。不知不觉竟有三十六个文件夹。我把它们按照时间命名,从2011年1月至2013年8月。

风景照一直是弱项,大都表现平庸,没有生机。挑了一些比较看得顺眼的照片发到博客上充版面。

2012年的4月,公司有任务下达,我在河北曲阳。曲阳以雕刻闻名,从高速出口便可[……]

Read more

生活在何处。

此刻耳边回响的是客厅电视机播放的轰隆广告声,沙发上老人用Ipad看电影的嘈杂环境对白声,房间里风扇的呼啸声,婆婆频繁嘘寒问暖的南昌普通话,以及某人受伤后拖着腿脚走动而发出与地面的摩擦声。

没有食欲吃晚饭。无论有多乏味,他们在吃饭时总是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。对于一个家庭主妇来讲,恐怕做饭及饭菜被夸[……]

Read more

让记忆开出花来吧。

7月2日的天空,北方,手机存照。觉得它很美是因为很少看到如鳞般的云。

我坐在阳台上,看清澈湛蓝的天空里白云如游丝般划过。想着它会去往何处,又会映照在谁的眼中。然后天色逐渐浑浊,浮云与暮色融为一体,无法分辨。产生莫名其妙的失落和疼痛感。渺小如我,终究会被湮没。

[……]

Read more

被云覆盖的月。

最近嗜睡严重。上午有时到十一点半左右,仍旧希望能够继续睡眠。午饭过后更是困倦,若是入睡便能持续到下午五点之后。精神萎靡,头脑昏沉。睡不安稳,梦境紊乱,但仿佛身体需要沉睡,自醒困难。感觉脖颈跟枕头之间有压迫感,即便睡满整日,也不能得到充分的舒适休息。

对谈几次之后没有任何改观,至少在目前的认知里[……]

Read more

七点十七分,早安。

凌晨五点三十分,被两只猫的打闹声吵醒。

也好,梦境里正是恐怖恶心的画面。一堆粘稠而又不停分裂的触手,像成群的章鱼被强行挤压在 一起,正进行挣脱。

辗转到六点十五分,两只猫终于各自领地分明,打起盹来。

清醒至六点四十六分,静静聆听窗外树稍麻雀叫声,对面人家的公鸡打鸣。伴随某人均匀的呼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