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。

年轻真好,可以肆无忌惮的谈情说爱,胡吃海塞。

无意间看到某个群里的聊天记录,有所感慨。微笑,倒有些羡慕了。

而现在,要让自己变沉稳,要好好关心粮食和蔬菜,认认真真的喂马劈柴。

第一次因为工作几十个小时不睡,在连续熬夜到天亮的第六天。没有想象中的疲倦和厌烦。只是在工作结束之后,一口气[……]

Read more

疼痛。

这是第五个熬到天亮的夜晚,收拾着一片残局。

在等待的间隙脑子里突然蹦出《飘扬过海来看你》,于是打开网页,戴上耳机。然后,心毫无预兆的疼痛起来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吃晚饭胃在疼,只是觉得心口处似乎变成了流沙漩涡,细沙缓缓渗入到那个永远也填不满的黑暗深渊里。

“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[……]

Read more

可否正确读出我的名字?

一种尚未习惯的发音,我时常走神,当声音响在耳边的时候,我觉得陌生。无论它何等亲切温柔,它只是相似,我还不能对号入座。

你可否正确的读出我的名字?用最标准的发音,不要任何多余尾音和奇怪语调。哪怕有一点不同,都不是我。

我在跟谁较真。这没有丝毫意义。名字或许只是代号,可是这个号码在我[……]

Read more

欲辩已忘言。

确实是一段极为贴近生活贴近淳朴贴近自己的日子。安静,沉稳,怡悦,宽慰。而人生在世,所谓生活无非也就是这个样子。向往中的静然模样,有过便已足够。哪怕未知里仍旧彷徨,恐惧,失望,寂寞,错落交织。

平日里烧水煮茶,手洗简单衣物,研究食谱准备食材。戴着耳机收听有声读物,睡前看一章枕边书,用红色签字笔勾[……]

Read more

生活在别处。

一夜间做了三个梦。再也无心睡眠。囚禁在十二楼的电梯中下坠。电视上播出前不久发生的几起电梯事故,刚巧又重读了安妮笔下的一场电梯事件,无端端在梦里变成了灾难主角。视频里的血腥场面被马赛克处理,但我依然能够想象得到。只是电视转台时的匆匆一撇,却出现身临其境的恐惧感。向来是害怕独自乘电梯,在幽闭狭小的空间里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