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点十七分,早安。

凌晨五点三十分,被两只猫的打闹声吵醒。

也好,梦境里正是恐怖恶心的画面。一堆粘稠而又不停分裂的触手,像成群的章鱼被强行挤压在 一起,正进行挣脱。

辗转到六点十五分,两只猫终于各自领地分明,打起盹来。

清醒至六点四十六分,静静聆听窗外树稍麻雀叫声,对面人家的公鸡打鸣。伴随某人均匀的呼[……]

Read more

欲辩已忘言。

确实是一段极为贴近生活贴近淳朴贴近自己的日子。安静,沉稳,怡悦,宽慰。而人生在世,所谓生活无非也就是这个样子。向往中的静然模样,有过便已足够。哪怕未知里仍旧彷徨,恐惧,失望,寂寞,错落交织。

平日里烧水煮茶,手洗简单衣物,研究食谱准备食材。戴着耳机收听有声读物,睡前看一章枕边书,用红色签字笔勾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