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发和抵达。

已经在南昌待足十五天。感觉像是在做一场梦,时间和事件都一样模糊。醒来后便什么都不再记得。

再次出发的前两天听说正式发布了红色高温预警,我在手机新闻里看到地图上的江西被一片红色覆盖。

天空多云,太阳在云朵间穿梭,阴影和光亮大片交替,可喜头顶的祥云直至快要进入车站才逐渐散去。[……]

Read more

朝颜,一场相遇。

她再次遇见他。在拥挤熙攘的商场中。

她看到他身旁的女子,纤瘦清白,长发披肩,着红色紧身低胸小礼服,深咖啡色丝袜,高档镶钻细高跟凉鞋,手里挎着价值不菲的名牌香包,线条唯美,步调优雅,笑容轻柔妩媚。他的手臂展扩自然低垂至女子腰间,并未贴近,这是保护的姿势。

人潮汹涌,年轻女孩们快速走过时的嬉[……]

Read more